最后,在1月3日上午,贝通信开盘后不久便出现闪崩,股价下跌至当天跌停价附近,随即窄幅震荡至收盘。小散看到股价跌停至12月24日的开盘价附近,以为股价的炒作已经结束,自己成为这场博弈的输家,解决办法只能是“割肉”,然后另寻活跃的次新股再战一次。

“网易考拉也有自身瓶颈,电商市场更新快、竞争激烈,尤其是网易考拉在海外品牌采购与供应链把控能力较弱。就算收购成功,如果网易不能整合好亚马逊的骨干员工团队,一加一不一定大于二。如果能把亚马逊海外资源整合好,倒是可以帮助考拉实现一次跨越。”谈及网易考拉在这项收购业务中的诉求,崔瀚文这样总结。